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志 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风险资本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中宣部马克思主义理论工程专家,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常务理事、副总干事,全国综合大学《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基本建设优化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生态经济学会生态经济教育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理事,中关村数字视频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副理事长,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后哥本哈根时代,中国该怎么做——   

2009-12-26 14:12:05|  分类: 碳交易和低碳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志:紧抓话语权抢占低碳“高地”
日期:2009-12-24      中国妇女报    

后哥本哈根时代,中国该怎么做——  - 杨志 - 杨志 的博客

杨志(左)在哥本哈根大会与联合国大学技术创新中心研究员黄灿博士合影


       记者手记

       备受关注的哥本哈根大会在各界的争议声中尘埃落定。气候变化无国界,对抗全球变暖,从根本上大幅削减温室气体的排放,需要各国共同行动。从为人类负责、对国民负责的高度,中国承诺不重复发达国家高能耗、高排放、高污染的“高碳”发展老路,并克服种种困难,积极寻求减低碳排放、发展低碳经济之路。在应对气候问题方面,中国正用行动表现最大的合作诚意。

       此次哥本哈根会议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关于如何构建低碳经济发展的运行机制、政策体系、制度体系等方面的问题。转变经济发展模式,从传统的高碳经济向低能耗、低排放、低污染的模式转型逐渐被世界各国提上议事日程。而事实上,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已经做出了表率。正在探索构建自己的碳市场,大踏步向低碳经济迈进。

       发展绿色经济、循环经济、建设低碳城市成为经济学家对中国发展的热点探索,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教授杨志是其中的佼佼者,她率领的团队在我国循环经济、低碳经济研究领域的迈出了国内首步,以骄人业绩和鲜明观点受到广泛关注。对低碳经济的相关政策及战略方针的系统和深入的研究,可谓事关中国及全球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在这块“绿色高地”上,杨志有着怎样的观点?哥本哈根会议之后中国该怎么做?日前受邀参加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杨志向本报记者阐述了自己的见解。

       作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苏州研究院)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负责人,杨志被誉为中国“绿色声音”的代表之一,其观点更是受到业界的广泛关注。日前,杨志作为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领域的专家受邀出席哥本哈根会议。

       如今,哥本哈根会议已经成为历史,她的理念和观点依然被国内各方关注。“全球二氧化碳大量排放引起温室效应,使得地球‘发烧’了。而低碳经济为‘生病’的地球开出了一剂‘退烧药’。”杨志形象比喻道。“中国的低碳经济刚刚起步”,杨志对本报记者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势在必行

记者:中国环境与经济发展战略转型的关键是什么?

杨志:发展绿色经济势在必行。无须证明,低碳经济就是绿色经济,它包括绿色产品、绿色技术、绿色GDP、绿色核算、绿色信贷、绿色金融、绿色投资、绿色资本、绿色网络。

各国经济增长与全球范围内的资源短缺、环境污染、生态恶化之间的矛盾,已经成为国际性的重大问题之一。这种矛盾,一方面说明实践中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势在必行,另一方面说明从经济学理论上阐释循环经济势在必行。

推进中国环境与经济发展战略转型必须有其“抓手”,这就是“绿色、资本和网络”。在目前的世界经济全球性转变的过程中,“绿色技术”的创新与变革成为一大特征,与绿色技术相适应,我们还要大力发展以循环经济为代表的“绿色经济”,而推进绿色经济的发展,一定要借助“绿色网络”……对于还处在工业化中的中国,一定要在通过发展循环经济到达工业化的同时,开始发展中国的网络经济,这才是中国环境与经济中长期发展的共赢的根本方向。


发展绿色经济有两大关键

记者:11月26日,中国于正式对外宣布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目标,决定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至45%。随着这一碳总量控制指标的制订,一系列相关市场和监管体系将随之建立,我国将正式进入碳总量控制时代。您对哥本哈根会议后,中国的战略转变有何看法?

杨志:当前我们要从全球金融战略的视角积极参与碳市场的构建,充分发挥自己的话语权、研究碳市场的定价机制,同时要特别重视从传统能源到新能源的战略型转变,不但“给文明注入能源”,而且“给能源注入文化”。

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能源高效利用和清洁能源开发是发展绿色经济的两大关键领域,在资源有限的前提下,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减少污染排放仍然是我国短期内要下大力气解决的问题,而清洁能源的开发和利用则是未来的发展趋势,适宜作为中长期目标进行规划发展。

记者:近几年,您在对循环经济深入研究的基础上,致力于低碳经济和碳交易问题的研究,提出“自下而上”构建国内碳市场区域交易平台的设想,中国在发展模式上应注意什么问题?

杨志:环境问题本身就是人类发展问题。气候变暖作为环境问题,与其说是工业化问题,不如说是发达国家经济活动的历史发展效应和发展中国家现行发展模式的问题。

相比较而言,新能源的发展需要大量成本和技术的投入,发展中国家的资源是有限的,完全不根据自身经济情况实力和发展阶段盲目去追赶"技术潮流",这是不科学也是不现实的。

应对气候变化不仅需要对现有工业化的物资技术基础包括能源工艺基础进行全面的替代和创新,而且需要经济社会组织包括企业、产业、国民经济和政府与家庭的组织进行调整和创新。而这样的创新,既需要技术上的积蓄又需要经济上的积蓄,而一旦启动带来的将是全球性绿色工业革命。


紧紧抓住话语权

记者:您一再提到话语权。

杨志:是的,世界各国围绕遏制气候变暖展开“博弈”,如中国“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而且直接影响发达国家在全球生存环境和生态资本再分配方面的角逐,如美国的“绿色金融与绿色新政”的实施、欧盟和日本在新一轮“低碳经济”竞争中占据“制高点”的行动。西方发达国家在应对气候变暖问题上异常积极地行使他们极具影响力的“话语权”,从而推出与应对气候变暖密切相关的概念和话语。

中国必须参与构建全球碳市场,碳市场具有连接绿色金融与绿色技术的功能,因此,参与构建碳市场,一方面可以成为中国在金融危机中参与国际金融市场体系构建的“突破口”,另一方面也可以成功解决我国节能减排事业发展的瓶颈——绿色技术应用不足。而构建碳市场的重要性在于掌握话语权。如果失去话语权,将来你还是处在低端链条上,人家怎么说你怎么干,没有参与权、没有决定权、没有定价权。

记者:我国企业需要在低碳经济发展中需要做出哪些努力?

杨志:从微观企业的角度来看,企业必须以“低碳”为先导进行技术创新,否则在低碳经济的大环境中将会失去竞争力。目前,发达国家的一些大型企业已开始全球扩张,进行低碳技术改造,以期抢占全球低碳经济市场。在此背景下,中国的技术二元结构对中国企业发展低碳经济存在一定的影响:我国很多国有大型企业所采用的低碳技术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但这些低碳技术并没有大规模地在本行业内得以扩散,尤其是广大中小企业采用的技术往往远远落后于大企业。因此,未来我国要尽快推进低碳技术在中小企业的应用,帮助企业进入低碳经济轨道。

记者:我国如何利用碳金融这个契机进入重塑当中的世界金融市场?

杨志: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碳金融就是我们在世界金融体系重构过程中一个进入的良好契机。碳交易也是一种金融手段,是一种新金融概念,与传统意义上的金融有所不同。权威金融机构研究已证明,在未来的国际金融期货市场中,碳交易将成为比石油期货还要大宗的交易,而碳交易本质上是权益资本交易。更有确凿资料表明,以芝加哥气候交易所为代表的国际性金融组织,正紧锣密鼓地构建“碳交易网络”,旨在通过催生世界各地的碳交易所链接未来的碳交易市场网络。(本报记者 耿兴敏 咸红心)
 
 
  

  评论这张
 
阅读(212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