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志 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风险资本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中宣部马克思主义理论工程专家,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常务理事、副总干事,全国综合大学《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基本建设优化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生态经济学会生态经济教育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理事,中关村数字视频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副理事长,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低碳经济:峰会之后看行动 结构调整关键一步  

2009-12-26 21:00:14|  分类: 碳交易和低碳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12月26日    来源:解放日报


  ●哥本哈根会议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也许它是没有达到一年前人们良好的预期,但不能就此判断它是失败的。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将草案的内容落实到行动,使之成为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

  ●金融危机和环境危机,实际上都是基于一种生产方式,即盲目、唯一地去追求经济效益,实际是为了资本增殖而罔顾其他的生产方式。现在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经济发展和环境发展同样重要,一个都不能丢。

  ●主持人:本报见习记者柳田

       ●嘉宾:莫里斯·斯特朗(联合国前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任执行官)

                   杨志(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苏州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院教授)

 

  柳田: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上周结束,尽管这次会议被称为“二战后最重要的会议”,但结果似乎离人们的期望值还有点距离。

  斯特朗:谈判是一个非常困难、复杂的过程,我们不可能冀望通过一次会议解决所有问题。这次会议使得各国认识到所面临问题的重要性和困难点,并且初步达成共识,形成一个有约束力的框架,这是一个很好的启动,接下来才谈得上针对相关要素展开具体谈判。在整个过程中,最困难的可能是全球减排额度如何分配的问题。比如美国承诺到2020年比2005年减排17%,但是我认为这个数字应该是80%才够。

  杨志:最终形成的《哥本哈根协议》草案传达出一个信号,大家要一致应对气候变化。草案在全球长期目标、资金和技术支持、透明度等焦点问题上达成了共识,这对低碳经济、碳交易的发展是利好。总的来说,从1992年重视气候变化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条约》,到1997年具有可操作机制的《京都议定书》、2007年的《巴厘岛路线图和时间表》,再到今天的哥本哈根会议探讨具体的《行动方案》,人类的共识正在深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将草案的内容落实到行动,使之成为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哥本哈根会议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也许它是没有达到一年前人们良好的预期,但不能就此判断它是失败的。

  柳田:中国提出到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减排40%-45%的目标,其他国家也陆续公布各自的减排目标。两位对此作何评价?

  斯特朗:与很多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减排问题上很有行动力,中国做出到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减排40%-45%的目标,这需要很大的决心,也需要不懈的努力,中国的减排行动将对世界各国产生积极影响。中国已经认识到气候变化的危害性,越来越频繁的洪涝灾害、干旱还有极端天气都给农业生产造成巨大影响。中国已经意识到,解决自己的问题同时也是在解决世界的问题。至于其他国家,也已经意识到要减排并且有所行动,但是现在看来减排力度还很不够。

  杨志:在《京都议定书》的框架中,没有对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提出节能减排的任务,不要说硬性指标,就是软性指标也没有。中国是从自愿减排承担义务的角度提出了这样一个目标。需要注意的是,这不仅是中国首次公布关于二氧化碳的减排目标,而且最重要的是一个“可统计、可监测、可考核”的减排指标。因此,这就形成了行动方案,而不仅仅是个“话语权”的问题了。对别的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来说,《京都议定书》把1990年定为减排基准。但是包括欧盟在内,计算下来不仅没有实现减排承诺,反而排放有所增长。

  柳田:斯特朗先生曾经说过,“金融危机和环境危机同出一源”,怎么理解?

  斯特朗:因为是经济活动影响了环境,才引起气候变化。从根子上讲,气候变化与国际金融危机都来源于目前经济系统的不可持续的特性。环境和经济是相互作用的,改变经济增长方式,发展低碳经济,就会对改变气候有所帮助。中国提出构建和谐社会以及科学发展观的观点,提倡让环境和经济和谐发展。这种应对思路和观念都很新,很有建设性。在环境治理问题上,除了转变经济发展结构,比较难的还有怎么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我认为人们有能力把二氧化碳控制在较低水平,同时还能过不错的生活,这就需要我们将经济与生态结合起来考虑。

  杨志:金融危机和环境危机,实际上都是基于一种生产方式,即盲目、唯一地去追求经济效益,实际是为了资本增殖而罔顾其他的生产方式。也就是美国前副总统戈尔说的,“只要金条,而不要地球、不要人类生活环境”的生产方式和价值观。现在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经济发展和环境发展同样重要,一个都不能丢。

  柳田:转向减排的现实层面,有人说“生意仍然是现实的途径”,当减排与利益相冲突,具体到每个企业,他们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哪里?

  斯特朗:追求利润和改善环境并不矛盾。如果环境事业没利益人们就不会做,问题是要能从提高生活质量的方面发现怎么赚钱,同时达到减排目的。企业可以在很多地方寻找利益点。比如说节能灯,同等条件下可以节电80%,对环境的贡献很大。企业的利益系统,可以对社会有利也可以有害。改变企业的盈利模式,让可以获利的项目转向环境友好型,帮助企业减少对环境的影响,这也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杨志:中国未来要做的一个是清洁能源,一个是碳金融。中国已经公布了减排目标,这就是说,我们距离快速链接碳交易市场的时候不远了。碳交易本身虽然和应对气候变化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它是推动低碳经济的动力机制和运行机制。按照国际上的一种测算,全球碳交易市场构建联通起来后,将至少降低减排成本的50%。

  对于企业来说,信息化和绿色革命是企业提升竞争力的“双驱动”,它们将共同带领企业走新型工业化道路。绿色升级并不是泛泛的,国家宏观层面应该形成可统计、可监测、可考核的数据和指标,引导企业发展。譬如长三角是中国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企业又多为外向型企业。如果没有绿色升级,企业面临的所谓“绿色贸易壁垒”将越来越多。而在绿色升级的过程中,信息化又起到类似于“神经元”的传导作用。通过“绿色革命”最终让企业达到技术进步、产业升级、自主创新的目的,这是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同时也是实现国家经济结构调整的关键一步。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