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志 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风险资本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中宣部马克思主义理论工程专家,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常务理事、副总干事,全国综合大学《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基本建设优化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生态经济学会生态经济教育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理事,中关村数字视频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副理事长,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求解中国碳交易  

2010-01-03 20:43:24|  分类: 碳交易和低碳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12月24日    来源:《东方早报》   理财一周报记者/吴英燕

有“人类拯救地球最后机会”之称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仍在火星四溅中进行着,最终结果扑朔迷离。

无论结果如何,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仍会发现,在沃尔玛卖场买的很多商品都会贴上“碳足迹”的标签,你所用的笔记本电脑会出现“碳排放量”的贴纸,你买的飞机票上打印上了碳排放量的成本。

这离我们并不远。关于碳减排的行动一直在进行,而这些“碳足迹”的背后就有碳交易的身影。这一切不只和企业有关,请认真地想想,谁是最终的消费者。

目前,沃尔玛已经要求10万家供应商必须完成碳足迹验证;华硕电脑为计算从零件生产、运输到组装、消费者使用到最后的旧品回收的碳排放量已整整忙碌了一年;欧盟已提出凡飞过其上空的航空公司,都要为碳排放付费。

对于需要花费大资金才能更新减排技术,甚至技术更新也很难实现碳减排最大化的企业,向节能减排的企业买二氧化碳排放量便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而这,就是碳交易。

 

解读碳交易:碳交易的市场原理 

签订《京都议定书》的发达国家承诺在一定时期内实现一定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各国再将温室气体排放配额分配给国内不同的企业。当某国不能够按期实现减排目标时,可以从拥有超额配额的国家,主要是发展中国家手中购买一定数量的配额,来完成自己的减排目标。同样,在一国内部,不能按期实现减排目标的企业也可以从拥有超额配额的企业那里购买一定数量的配额。

 

碳交易的主要对象 

碳交易中要求减排的气体包括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亚氮、氢氟碳化物、全氟化碳、六氟化硫六类温室气体。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中提到这么一句话:碳优势,将是全球化趋势下最持久的优势。

从12月7日开始,为期12天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192个国家参会,强大的阵容足见世界各国对气候问题的关注。而由气候大会引发的热点也空前之多,其中包括由《京都议定书》而生的碳交易。

碳交易,是用市场手段来调节碳排放量,因能同时达到环保效益和经济效益双重目的而备受关注。

而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大的国家,碳交易之路该怎么走呢?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会成为中国碳交易的新起点吗?

 

广阔的碳交易市场

   

碳交易对于不少人而言还是个陌生的名词。顾名思义,碳交易就是将二氧化碳转变为商品买卖。

准确地说,碳交易的形成基础来自于1992年签署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1997年签署的《京都议定书》两个重要的国际公约。

《京都议定书》产生了三种碳交易机制,其中运用最广泛的是CDM(清洁发展机制)。所谓CDM,是指发达国家通过提供资金和技术的方式,与不承担减排义务的发展中国家开展项目级的合作,最后通过核证项目的减排量,实现发达国家在协议书上的减排承诺。

2005年《京都议定书》正式生效后,全球碳交易市场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2007年全球碳交易市场价值达400亿欧元,比2006年的220亿欧元上升了81.8%,2008年全球碳交易市场总值迅猛增长到了1263.5亿美元。

据联合国和世界银行预测,2012年全球碳交易市场容量为1500亿美元,有望超过石油市场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

近期,世界几大经济体,纷纷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前夕抛出自己的减排目标。中国政府于11月26日宣布,到202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

可见,随着各国对碳减排的进一步重视,以碳交易为手段的减排方法将会更受推崇,这也说明了碳交易市场的前景广阔。

为实现节能减排资源优化、发展碳交易市场以及为CDM项目搭建平台,北京环境交易所、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和天津排放权交易所在各地政府的支持下于2008年成立。

对于CDM项目第一大国的中国,世纪证券能源分析师颜彪12月9日在接受理财一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CDM项目上为发达国家减少碳排放,而如今在国家发展低碳经济的大背景下,国内高耗能企业对碳减排的需求会随之提高,与其把钱拿给外国人赚,不如给本国的企业。

据有关部门测算,2012年以前,中国可以提高全球三分之一碳减排交易,并通过碳交易获得数十亿美元的收益。

花旗银行碳交易负责人加斯·爱德华在11月30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的碳交易市场“不值一提”,该市场规模必须大幅提升。

 

明年市场料难启动

   

10月,天津排放权交易所总经理高正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中国明年年内肯定会启动国内的碳交易市场。”然而,尽管碳交易在中国拥有广阔的空间,但无论是业内人士还是学者都认为短期内在中国形成碳交易市场的可能性很小。

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负责人杨志教授12月8日在接受理财一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不能过早地进行总量控制。“减排原则上要以企业自愿为基础。这决定了需求的空间是有限的,更多的是靠企业的社会责任感来推动。”

据了解,全球碳交易市场比较成功的范本有成立于2005年的欧盟排放贸易体系和发起于2003年的芝加哥气候交易所。而国内北京、上海和天津三地的交易所成立仅一年多,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总经理林健在12月8日接受理财一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谈中国建立碳交易市场为时尚早。”

目前,中国的碳交易仅有单边需求,也就是能很容易找到卖二氧化碳的企业,但主动需要碳减排的企业却不多,不能形成平衡的市场需求是林健认为短期内难启动碳交易市场的重要原因。

除此以外,要形成碳交易市场,还需同期而生较完善的碳金融体系,以解碳减排企业融资之难。不过,一位接近发改委的人士告诉理财一周报记者,“等时机成熟政府才有可能推出有关政策,目前只能是民间先行。”

上述人士认为,在碳交易上,国家只是制定一些基本规则,但不会大力推动。因为中国现在缺乏这方面的人才,而国际上的做法尚不成熟,“探索的风险和成本都很高”。在他看来,明年国内不太可能启动碳交易市场。

 

CDM还是VER?

   

虽然,碳交易市场短期内在中国难以成形,但国内的碳交易却在不断发生着变化:除了之前以清洁发展机制(CDM)为主要形式的碳交易外,如今自愿减排(VER)也作为一种新的尝试在北京环境交易所与天津排放权交易所展开。

CDM机制,因既能以相对低的成本帮助发达国家实现减排承诺,同时也能为发展中国家增加经济效益,故在《京都议定书》生效后,出现了飞速发展,中国目前是CDM项目第一大国。

截至今年10月,我国政府已批准2232个CDM项目,其中663个项目已在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EB)成功注册,预期年减排量为1.9亿吨,约占全球注册项目减排量的58%以上。

不过,近来中国的CDM项目在EB受阻。12月3日,中国的10个风电CDM项目被EB拒绝,理由是EB怀疑中国政府故意压低价格,以“套取”在EB获得更多的补贴。有部分业内人士认为,这是EB对中国CDM项目莫须有的指责,实际上从另一层面可看出,今后中国在EB拿到项目的难度会越来越大。

北京环境交易所董事长熊焰12月8日告诉理财一周报记者,自己并不看好CDM今后在中国的发展,因为CDM项目的方法学繁琐,而且规则变动频繁,审批周期长,此外,将于2012年到期的CDM,可能在本次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结束后再次进行调整,“这对于不是游戏规则制定者的中国企业实际上是不利的。”据他了解,现在有些风电、太阳能企业对CDM项目在刻意回避。

不过,上海为泰环保科技事务所董事长龙吉生却不太赞同熊焰的观点。他告诉理财一周报记者,CDM在中国仍大有可为,龙吉生表示,他所在的公司今年向EB申报的20个CDM项目都已获批。林健表示,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短期内的碳交易仍集中于CDM项目。

但是北京环境交易所和天津排放权交易所却在碳交易形态上做了新的尝试,而这种新的尝试就是自愿减排。

自愿减排交易是指从社会责任、品牌建设等目标出发自愿进行的碳交易。自愿减排交易始于芝加哥气候交易所。成立于2003年的芝加哥气候交易所是全球第一个自愿性参与温室气体减排量交易并对减排量承担法律约束力的市场交易平台。目前已有460余家企业会员。

与芝加哥气候交易所配额交易体系不同的是,北京环境交易所和天津排放权交易所实行的是基于项目的自愿减排,在颜彪看来,这实际上是将CDM中国化,两个国内企业通过项目合作,为有碳减排需求的企业实现减排目的。

11月17日,国内首笔碳中和交易在天津排放权交易所完成。上海济丰包装纸业股份有限公司向厦门一清洁能源公司支付对价,注销了6266吨碳排放量。今年 9月份,天津排放权交易所启动了“企业自愿减排联合行动,得到了中石油、华电、中国铝业等30多家企业的积极响应。

而北京环境交易所也在积极推进自愿减排。北京环境交易所也于今年8月,达成了国内自愿减排第一单。9月,北京环境交易所推出国内首个自愿减排“熊猫标准”,其目标在于:做标准,建渠道。熊焰告诉理财一周报记者,“熊猫标准”将于12月18日,即哥本哈根气候大会闭幕当天公布标准公测版。而北京环境交易所也力争在两年内,使该标准得到国内和国际认可。

 

低碳转型压力加大

 

与社会责任相比,杨志认为,外部压力是企业自愿减排的更大动力。

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前夕,欧盟、美国陆续宣布将对在本国销售的高耗能产品征收碳关税。中国高耗能出口企业,如水泥、化工、钢铁、铝、玻璃、陶瓷、焦炭等行业,无疑首当其冲。

杨志认为,国外一些大企业,如可口可乐,理光,IBM等,都已将低碳作为企业战略的一部分考虑,超前于中国的企业,中国企业一定会面临低碳转型的压力,而自愿减排是办法之一。中国碳交易市场在未来的10年都将是以自愿减排为主。

熊焰告诉记者,自愿减排将取代CDM成为今后北京环境交易所碳交易的主要形式。但熊焰也坦言,目前培养企业自愿减排的意识和主动性尤为重要。而杨志则认为,在这方面,交易所需要做很多基础工作,例如对企业低碳意识的培养,减排方法学的研究与开发,交易产品的设计等。“低碳是个新概念,需要一定的转化过程。”

需求是市场形成的前提,而价格则是市场得以成功运行的关键,但目前国内在碳交易上还没有自己的定价标准,这将不利于自愿减排的规模化。杨志告诉记者,“如果国际社会已经形成稳定的定价机制,中国再去参与就只能被动接受了,而最后的结果有可能和今天的成品油定价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3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