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志 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风险资本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中宣部马克思主义理论工程专家,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常务理事、副总干事,全国综合大学《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基本建设优化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生态经济学会生态经济教育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理事,中关村数字视频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副理事长,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真情·真想·真干——在党的旗帜下前行  

2010-11-11 09:32:44|  分类: 谈谈我自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情·真想·真干——在党的旗帜下前行 - 杨志 - 杨志 的博客

 北京市“群众心目中的好党员”巡回宣讲报告

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我叫杨志,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与大家交流——如何做一个合格共产党员的心得。我汇报的题目是“真情·真想·真干——在党的旗帜下前行”。

我生于1952年,属于同新中国一起成长起来的那一代。1969年春天,不到17岁的我,“上山下乡”奔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在那里一干十年。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了,“十年动乱”结束了,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鲜红的党旗下,我庄严宣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正是从那时起,学习和探索“什么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科学的社会主义”就成为我人生的使命。

说来也巧,在我入党后不久,有一天我在一个小小的供销店避雨,竟然发现了一套简装的《资本论》。这是我梦寐以求的著作。我知道它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它承载着马克思一生两大科学发现。于是,我毫不犹豫买下它。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放下了手边几乎所有的书籍,一心一意研读这个“大部头”。

两百多万字的《资本论》对于当时只有初中一年级文化的我来说,是很难读的。我发誓即使花费一生时间也把它要弄懂弄通。1979年我考大学选择的专业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以后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选择的依然是这个专业。经过多年系统地学习,特别是结合我们党几十年历史进程的研究,我确信:我所加入的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基础是科学的,我愿意为党的理论的科学化而继续努力。明确这一点,对我来说很重要。在我看来,一个人只有信仰之灯明亮通透,其举止言行才能磊落坦荡;而我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共产党人所追求的境界就是我的整个世界、特别是我的精神世界,一定要充满阳光。

1988年我硕士毕业并有幸成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资本论》的教员。而那时《资本论》的教学与研究正处在低潮,很多人择良木而栖去了。面对这种情况,很多人对我说:凭你的聪明才智,干什么会不出彩儿?你为什么偏把自己绑在过时的“教条”上呢?

这些“肺腑之言”使我时常陷入沉思……我感到,在一个快速变革的时代,人们往往只注意快速崛起的“高楼”,却很少注意支撑高楼的“地基”。但是,如果人人都不去夯实“地基”、那么快速崛起的高楼很可能就会瞬息崩塌、快速发生的变革也很可能就会快速地不可持续……

想到这里,我下决心一定坚守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教学阵地,一定把《资本论》研究工作进行到底,一定把它所承载的科学品质传承给青年人。因为他们是未来中国的主人;而未来的中国,不仅需要科技大师,而且需要引领中国乃至人类发展走向的思想大家。

我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桥梁”。一个构架在马克思与青年学生之间、青年学生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之间的桥梁。借助这个桥梁,我把马克思在17岁时写下的《青年人在选择职业的思考》、24岁写下的博士论文、30岁公开发表的《共产党宣言》、49岁公开出版的《资本论》一一介绍给学生,并引导他们与“不同年龄”的马克思进行“跨时空”的“对话”。

正是在这样一种别开生面的“对话”中,学生们理解了马克思在考察世界——包括考察自然、人类、社会,劳动、商品、货币、资本、市场,经济利益时——所采取态度、所持有的立场、所遵循的原则、所界定的框架、所使用的方法、所形成的观点,从而也就深刻地理解了为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具有科学品质并与时俱进的理论体系。

是的,在我身边总聚集着许多学生。他们与我交流学习心得,向我诉说生活中的困惑。当然,也有人向我提出尖锐的问题。例如2004级本科生黄佳金曾问我,“您从事《资本论》研究是出于兴趣,还是将它作为一种获取名利钱财的手段?”一个署名“小船”的同学,在深夜零点零3分问我:“您真把共产主义当做最重要的信仰对待吗?”

我很珍惜这些同学的直率。因此,总是立刻以朋友身份回复他们。我很快就会收到他们的回信。通过坦诚的交流,我们会成为最要好的朋友。看到他们从一开始的谈《资本论》色变,到后来的把学习《资本论》当成一种乐趣和享受,我充分体会了教授《资本论》的快乐。这是我从教20多年来一直享受的最大快乐!

我还把修改学生论文当做“师生互动机制”并努力使用它。我借助修改论文,点评学生的观点、指导他们发展自己的思想,鼓励他们严谨治学、刻苦钻研。我的行动得到学生们积极反馈。有的同学说:“老师,我很惭愧,因为您的批注比我的正文还多。”还有的同学说,“老师,经您点评,我一下子站得高了,看得远了,我又有了新的想法,我急切地想和您见面。”

我把与学生交流的资料都放在我电脑中特定的文件夹里。粗粗算来,我每年写给学生的信就有10万多字。今年年初,《杨志和她的学生们·师生通信集》出版了。这本经几届学生整理、由学校党委书记题词、有40多万字的通信选摘,记录了我们师生在教与学、工作与生活、科研与信仰等方面的真诚交流,展现了我们之间那种“亦师亦友”的深情厚谊。说实在的,能和青年学子一起学习成长,我感到很幸福!

很多人都说我是一个很有激情的人。是的,2005年我就被党中央加快西部开发的宏伟战略所感动。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主动申请并被批准作为中组部第五批援疆干部到新疆财经学院去工作。得知这个情况,许多朋友都劝我:53岁的人了,在北京要啥有啥,去新疆图啥吗?丈夫和女儿虽然支持我,但也对我有种种的担心。我自己却没有半点犹豫。

到了新疆,我就给研究生和本科生开了4门课。我认真准备每一门课,以饱满热情上好每一堂课。针对新财那时普遍存在的“畏惧科研”的心理,我在课堂中特意增添了“英雄航天人”如何搞科研的案例,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此外,我还给1000多名党员讲党课、给不同年级研究生做学术报告、给少数民族学生做心理辅导,给青年教员当“义务博导”。

就在我援疆工作即将结束的时候,新财大领导向我表达希望我把援疆工作再延长一年的想法,因为那时正是新疆财经学院升格为新疆财经大学的关键时刻。我二话没说继续投入火热的工作中去。2007年夏天,我带着对新财大师生的无比眷恋,回到了北京,回到了中国人民大学。从那时起到现在,三年多来我和我的团队坚持每年资助新财大的学生,我们一直惦念着他们。

人生难得老来忙。2009年4月我被学校派到苏州参加筹建国际学院工作。开学后,我担任了学院党委副书记兼任副院长。在远离校本部的地方,贯彻学校“高水平、有特色、国际性”的办学方针,组织不同学院近600名研究生的教学活动,并要在最短时间内把科研、国际交流、服务社会的工作搞起来,这是我从未经历过的事情。

面对挑战,我在学校和学院党委的领导下,最大限度发挥了主观能动性。我认真抓好教学、学生思想、党务日常活动等本职工作,为学院第一年平稳运行做出自己的努力。我还积极推动学院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的工作。一年来,我们取得引人注目的成绩:我们参加了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代表中国学界多次发出绿色声音;我们在核心期刊发表相关论文40余篇、新华文摘转载2篇、出版书籍2部、翻译世界银行授权出版物1部、撰写学术著作5部,国内外多媒体报道百次之多,同时还与政府和企业展开了密切的合作。

今年7月,我幸运地当选北京市“群众心目中的好党员”。我深知,这是党对我的鼓励、老百姓对我的肯定。我深知,像我这样的党员很多很多。今后,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将一如既往地热爱自己的学生,传播科学知识,让更多的人树立科学的信念;作为一名理论工作者,我将继续努力把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方法运用于学术研究,带动更多的青年学者脱颖而出;作为共产党员和学院党委副书记,我将带领教师队伍在教学、科研和为社会服务中创先进、争优秀,使“创先争优”成为广大师生的自觉行动,让我们大家一起在本职工作中取得更好的成绩。 

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13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