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志 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风险资本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中宣部马克思主义理论工程专家,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常务理事、副总干事,全国综合大学《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基本建设优化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生态经济学会生态经济教育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理事,中关村数字视频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副理事长,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危机与重构的边缘 碳金融从战略自主制定着手  

2010-04-27 12:31:41|  分类: 碳交易和低碳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际金融危机硝烟未散,全球低碳经济革命袭来,面对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中国金融业扛起科学发展大旗,助力中国经济的绿色发展道路。由中国金融网、中国金融研究院联合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共同主办的“2010年中国金融形势分析、预测与展望专家年会暨第六届中国金融(专家)年会”于4月25日在北京隆重举行。本次盛会的主题是:“全球低碳经济革命与中国碳金融之路”。(来源:中国金融网)

主持人(中国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金融服务集团董事局主席何世红):哪位专家能对贺区长的问题给予解答?个人觉得杨志院长比较合适,下面请杨志发言。

杨志(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副院长、气候变化与低碳研究所长):无论探讨这个问题的背景,还是低碳经济问题本身,都是非常复杂的问题。就背景而言,低碳经济问题的提出,实际上是全球在经济、政治、文化、外交,当然也包括贸易和金融,全方位博弈的产物。大家回忆一下,2003年,当英国提出低碳经济这个概念,与此同时还有两部非常有影响的书,一本是比克迪肯,叫《全球性转变》,副标题叫“重塑全球经济地图”。在这里,他已经把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信息化革命,由信息全球化造成的全球经济扁平化这种形势,和未来要发展的低碳也好,叫绿色也好,叫可持续也好,未来发展这场革命——他们称为第四次产业革命,已经勾连在一起。与此同时,美国有一位作家出了一本书,《轻能源》,副标题是“一场即将到来的经济革命”。

我把这两个提出来就是想说明,这场低碳革命在发达国家已经启动了半个世纪,六十年代是寂静的山林和宇宙飞船经济学,七十年代只有一个地球和增长年代问题,八十年代提出新世界观、新发展观,这是全球。这些问题在国外怎么解决?生态问题用生态返还机制——这样一种整体性措施来解决。比如低碳经济或绿色经济,会引起我们产业的一种转型,而这种升级中大量文物保护就是第三产业,以及第四产业承担的主要问题。这些在我们这,无论从政府层面,还是从地方政府层面,都没曾考虑,所以这位局长把我们这个问题引向深入。

在全球化背景之下,全球低碳革命以第三次信息化革命为基础的。比如低减排,我们怎么减排呢?如果想低排放,我们一定要搞循环经济。循环经济在其中起作用,全部流程都应该是经济化、电子化、信息化的,在理解上我们还离这场革命很远。

因此在这个背景下,我觉得我们更多的是应该把这个思维引向深入,所以从我作为大学老师,非常感谢这位局长提出这种问题,刚才株洲市也把低碳经济引入到实践层面。气候变化这个问题,在理论上、科学上有种种争论,ITCC已经证明,气候变化问题已经关系到人类生存条件。气候问题,大气圈、水圈,岩石圈、生物圈紧密联系,相互影响。

但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金融是资本运作的场所,是资源配置的主体,金融市场的运动就是全球化运动的方向表。我很感谢何主席,在北京首次召开这么一个问题会议,这几个话题我认为都很好。这个问题如果在思维观念上不解决的话,不可能很好研究生态返还机制问题,我们不会考虑后工业化发展,我们会有怎样的挑战,所以我最后想说,今天处在一个混沌与秩序的边缘,用我自己的话说,我们正处在危机与重构的边缘。

如果危机看不清楚,重构就没有方向。在世界金融体系当中,中国的话语权、参与权在哪里?第二个,中国如何通过一种通道进入金融市场?这恐怕是金融市场一个很好的路径,如果没有战略角度,没有国家经济安全角度,面对金融市场现在就是这样一种状况,金融危机对我们影响多大?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可以考虑一下。

第二个,经济危机表现在国外,就是外人认为中国制造的是垃圾产品,你可能制造的越多,被制裁也就越多。现在我们的制度危机在哪里?他知道中国人要说话,所以千方百计不让我们说话。制度问题在哪里呢?我们一定要在制度的设计方面有发展权,不能人家设计好你只简单的执行,因此,在碳金融这个问题上,从战略上必须现在着手,战术上我们什么时候进场是另外一个问题。

生态就是生命因子和环境因子之间的互动,一定是自主性和互动性相结合。没有和世界的互动,我们永远改变不了作为发展中国家的那种思想境界,你永远做不了一个像样的大国,在世界上一个真正的大国,要引领一种世界革命。

  评论这张
 
阅读(10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