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志 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风险资本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中宣部马克思主义理论工程专家,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常务理事、副总干事,全国综合大学《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基本建设优化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生态经济学会生态经济教育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理事,中关村数字视频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副理事长,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内蒙古大学学报》组稿一)应对气候变化:欧盟的实现机制  

2010-06-17 13:17:50|  分类: 碳交易和低碳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室气体排放权交易体系

编者按:围绕低碳经济相关经济学研究,我和我的团队进行了第四次的组稿尝试,系列论文正式发表于《内蒙古大学学报》2010年第3期“经济学研究”专栏。以下是我和博士生陈军的其中一篇。

杨志  陈军

摘要:欧盟作为发达国家的代表,一直是应对气候变化的主要推动力量之一。欧盟各成员国为了实现《京都议定书》承诺的减排目标,积极构建了区域性国家间温室气体排放权交易体系。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发展经历了一个过程,其实施是分阶段在进行的。欧盟排放交易体系,作为一种环保性运行机和功能性市场,具有高增长性、高流动性、高波动性的特点,同时它又能够与京都机制进行链接,以帮助欧盟实现减排目标。因此,认真研究它对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很有意义。

关键词:应对气候变化;欧盟排放交易体系;京都机制

 

 应对气候变化,欧盟一直是主要的推动力量之一。在《京都议定书》艰难的生效过程中,欧盟始终在推动温室气体排放权市场的构建。换句话说,通过市场交易方式实现温室气体的减排目标,是欧盟履行《京都议定书》承诺的主要手段。欧盟在《京都议定书》承诺的整体减排目标是比1990年的水平降低8%的排放。欧盟根据各成员国的实际情况将总体的减排目标分解给各成员国。而这一总量控制正是形成欧盟排放交易体系(EU ETS)的基础。

一、何谓欧盟排放交易体系(EU ETS)
    排放交易很大程度上借鉴了美国基于1990年《清洁空气法案修正案》在限制二氧化硫排放达到控制酸雨方面的经验。在1990年代后期,随着对美国二氧化硫减排交易成功的关注的增加以及在《京都议定书》的谈判经验的积累,欧盟对“基于市场的方法”(market-based instrument)的支持也逐渐增加。随后“污染者买单原则”和“基于市场的方法”在官方文件中得到体现和确认,欧盟相继颁布了一系列的法律规定,例如《环境税——执行和环境效益》(欧洲环境署,1996)[1],《环境税和单个市场的变化:来自欧盟委员会的信息》(欧盟委员会,1997)[2],《环境效益》(欧洲环境署,1996)[3]等。2000年发布的《温室气体绿皮书》(欧盟委员会,2000)正式考虑将二氧化碳排放交易作为欧洲气候政策主要部分。[4]

在EU ETS开始运行之前,欧洲有四个非常重要的排放交易体系,它们为EU ETS的建立提供了经验。第一个是英国排放交易体系(UK ETS),它在2002年启动,大多数成员同意加入是为了获得80%的气候变化税(CCL)的减免。气候变化税是对工业及商业能源消费而征的税收。为得到减免,公司需要对他们的温室气体排放或能源消费采取一个绝对或基于一定比例的限制。每个公司采取的限制类型取决于其公司从政府那里得到的可交易的配额的份额参与市场的规则和时机。第二个是丹麦二氧化碳交易体系(Danish CO2 Trading Sys-tem),在1999年启动,目的在规范发电厂的二氧化碳排放。它通过“安全阀”(safety valve)来确保限制二氧化碳排放的成本不会超过一个最高水平。第三个是荷兰碳抵消体系(Dutch Offset Prog-rams),它是为了更高效和低成本地履行荷兰的《京都议定书》义务,而充分利用《京都议定书》下的基于联合履行机制(JI)和清洁发展机制(CDM)两个机制的项目所产生的碳信用(Credit)(分别称为减排单位(ERU)和核证减排量(CER),都代表了一吨二氧化碳当量(CO2e)①的减排量)抵消(Offset)其《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减排额。第四个是英国石油公司排放交易的内部试验(BP’s int-ernal experiment with emissions trading),它自愿在企业内部对位于世界不同地区的分公司或项目推行温室气体排放限制。

欧盟作为一个整体,为了实现《京都议定书》承诺的减排目标,发布了欧盟交易指令(欧盟指令2003/87/EC),于2005年1月为温室气体的排放配额制定一个最大的统一市场。该指令规定了成员国对大规模的二氧化碳固定排放源分配2005-2007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配额,称为欧盟配额(EUA),它覆盖了超过12000个固定排放源,占欧盟25国总二氧化碳排放量的45%。此外,2004年4月20日,欧洲议会批准欧盟链接指令,将协调EU ETS和京都议定书之间的关系。欧盟链接指令允许在某些条件下,EU ETS输入ERU和CER,使得EU ETS具有一定的灵活性。

二、欧盟排放交易体系(EU ETS)的实施

(一)第一阶段:2005 ~2007年

在该阶段,参加交易的部门主要集中于重要行业的大型排放源,涵盖了二氧化碳排放量约占欧盟总量的46%的11400个设施,包括以下部门:燃料消耗(电力、供暖和蒸汽生产)、石油提炼、钢铁、建筑材料(水泥、石灰和玻璃等)、纸浆和造纸。该阶段排放量的上限被设定在66亿吨CO2。德国拥有全部EUA的25%,而英国、波兰和意大利各拥有近10%。电力和供热行业得到近55%的配额,矿产(水泥、玻璃和陶瓷)、金属(炼钢厂)行业各约12%,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共占到10%左右。2005年核实的排放量是2亿吨,比分配给各国家总排放上限低3%还多。

欧盟虽然设计了排放交易体系的结构,但各成员国的排放总量的限制和国内受排放体系管辖的设施得到的EUA的数量,是由各国自己决定的。即每个成员国需要在提交给欧盟委员会的国家分配方案(NPA)②中详细说明相关的信息。欧盟委员会对这些NPA做出评价后,以决定其是否符合EU ETS规定的标准。在该阶段,EUA的分配采取的是根据被管辖设施的历史排放水平免费发放。同时又规定,在该阶段中,各成员国每年最多可以拍卖5%的排放许可。

从整体上分析,该体系分配的配额实际上是过剩的。其中6个成员国(希腊、澳大利亚、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英国)有大约1.8亿吨CO2e的短缺;③各行业中,电力和供热部门是处于短缺的行业,差额大概为3500万吨CO2e;[5]2006年初步核实的排放量数据表明2006年也是一个过剩的市场,尽管过剩程度没有2005年那么大。正是总体过剩,连同不能储存碳信用额的规定,④导致了2006年中EUA价格的持续下降。而随着电力和供热行业在该阶段套期保值任务的完成,该阶段排放价格出现了持续下降的趋势。

(二)第二阶段:2008 ~2012年

鉴于气候变化问题的日趋严重,这个阶段排放量的限制更加严格了。截至2007年,针对19个NAP的决议,就平均水平而言,年度排放量的上限比2005年度的核实排放量下降5.8%(根据第二阶段上限的变化调整后)。除严格的上限以外,对违规行为的惩罚将从现行的40欧元上升到100欧元,这将作为弥补这一阶段差额的首要工具。

欧盟在该阶段减排设计中,首先考虑的是尽量缩短其时间过程、充分考虑其市场竞争力、强调加入碳储存(Banking)概念,以便为EU ETS带来市场活力和连续性,旨在鼓励排放者根据他们现实状况和对未来碳价格的预期进行额外减排;第二,EU ETS涵盖的会员国排放设施的范畴也被扩大;第三,把航空业排放量也纳入了减排体系,即从2011年开始计入欧盟内部飞机的碳排放量,从2012年开始,考虑所有在欧盟起飞和降落的飞机的碳排放量。

欧盟委员会公布了对成员国第二阶段NAP的评估办法,强调第二阶段的评估将本着“一致、公平和透明的原则”,并且每个NAP要被评估以下方面:(1)对京都承诺的实现;(2)排放量的增长;(3)减排潜力。它评估成员国排放量的增长和减排潜力是依据《2030年欧洲能源和运输的趋势分析(2005年更新)》报告上提出的“单一一致的方法和假设”。在第二阶段,欧盟委员会完成了针对27个成员国的NAP,从2006年底的初稿到2007年10月的终稿,整个制定过程共持续了10个月。方案明确规定了各成员国的分配额,为市场参与者进行了必要的规则澄清。从总的方面来看,NAP将各成员国上报的排放上限下调了10.4%,并最终将EUA的最大排放量控制在了20.98亿吨CO2e(见下页表1)。此数量相比2005年的批准排放量(调整至第二阶段标准)减少了1.30亿吨CO2e(6.0%),相比2007年的批准排放量(调整至第二阶段标准)减少了1.60 亿吨CO2e(7.1%)。在整个制定过程中,欧盟委员对于控制第二阶段及其以后的排放量上限表现出了相当的决心。

在最新修改的第二阶段NAP中,配额多集中在较发达的国家;其中德国占22%,英国占12%,波兰占10%,意大利占9%,西班牙占7%,这五个国家加在一起就已占据了总配额的60%;并且原欧盟15国的排放设施承担了2008-2012年大部分的减排任务,相比2005年的排放量校正值将下降8.7%(相比2007年的排放量初始值下降了9.4%)。相比之下,新欧盟12国则被允许在2005年的基础上增加3.6%的排放量(相比2007年排放量初始值增加了2.9%)。

应当说,在很多方面,第二阶段EU ETS的设计都反映了欧盟委员会尝试逐渐改进其设计元素的意图。EU ETS的新特点体现了在主要成员国间公布碳交易的真实成本与保持各成员国间的竞争力之间的矛盾。在第二阶段,EU ETS增加了电力行业的职责,规定电行业在该阶段不能免费得到所有的配额;同时,也增加了各国的拍卖配额(成员国可以选择拍卖最多达10%的配额)。

表1                   29个成员国的第二阶段国家分配方案一览


成员国

计划上限

允许上限

计划上限的调整

配额 份额

以第二阶段标准校正2005年排放量

2005年排放量的调整

清洁发展机制/联合履行机制的上限

清洁发展机制/联合履行机制最大需求

(百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年)

(百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年)

(%)

(%)

(百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年)

(%)

(%)

(百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年)

奥地利

32.8

30.7

-6.4%

1.5%

33.8

-9.0%

10.0%

3.1

比利时

63.3

58.5

-7.6%

2.8%

60.6

-3.4%

8.4%

4.9

保加利亚

67.6

42.3

-37.4%

2.0%

40.6

4.2%

12.6%

5.3

塞浦路斯

7.1

5.5

-23.0%

0.3%

5.1

7.5%

10.0%

0.5

捷克*

101.9

86.8

-14.8%

4.1%

82.5

5.2%

10.0%

8.7

丹麦

24.5

24.5

0.0%

1.2%

26.5

-7.5%

17.0%

4.2

爱沙尼亚*

24.4

12.7

-47.8%

0.6%

12.9

-1.6%

0.0%

0.0

芬兰

39.6

37.6

-5.1%

1.8%

33.5

12.2%

10.0%

3.8

法国

132.8

132.8

0.0%

6.3%

136.4

-2.6%

13.5%

17.9

德国

482.0

453.1

-6.0%

21.6%

485.0

-6.6%

20.0%

90.6

希腊

75.5

69.1

-8.5%

3.3%

71.3

-3.1%

9.0%

6.2

匈牙利*

30.7

26.9

-12.4%

1.3%

27.4

-1.9%

10.0%

2.7

爱尔兰

22.6

22.3

-1.2%

1.1%

22.4

-0.3%

10.0%

2.2

意大利

209.0

195.8

-6.3%

9.3%

225.5

-13.2%

15.0%

29.4

拉脱维亚

7.7

3.4

-55.5%

0.2%

2.9

18.3%

10.0%

0.3

立陶宛*

16.6

8.8

-47.0%

0.4%

6.7

32.3%

20.0%

1.8

卢森堡

4.0

2.5

-36.7%

0.1%

2.6

-3.8%

10.0%

0.3

马耳他*

3.0

2.1

-29.1%

0.1%

2.0

6.1%

-

-

波兰*

284.6

208.5

-26.7%

9.9%

209.4

-0.4%

10.0%

20.9

葡萄牙

35.9

34.8

-3.1%

1.7%

37.2

-6.4%

10.0%

3.5

罗马尼亚

95.7

75.9

-20.7%

3.6%

70.8

7.2%

10.0%

7.6

斯洛伐克*

41.3

32.6

-21.1%

1.6%

27.0

20.8%

7.0%

2.3

斯洛文尼亚

8.3

8.3

0.0%

0.4%

8.7

-4.6%

15.8%

1.3

西班牙

152.7

152.3

-0.3%

7.3%

195.6

-22.1%

20.0%

30.5

瑞典

25.2

22.8

-9.5%

1.1%

21.3

7.0%

10.0%

2.3

荷兰

90.4

85.8

-5.1%

4.1%

84.4

1.7%

10.0%

8.6

英国

246.2

246.2

0.0%

11.7%

281.9

-12.7%

8.0%

19.7

欧盟27国总计

2325.3

2082.7

-10.4%

99.3%

2213.8

-5.9%

13.4%

278.3

原欧盟15国总计

1636.5

1568.8

-4.1%

74.8%

1717.9

-8.7%

14.5%

227.0

新欧盟12国总计

688.9

513.8

-25.4%

24.5%

496.0

3.6%

10.0%

51.4

列支敦士登

-

0.0

 

0.0%

-

-

8.0%

0.0

挪威

-

15.0

 

0.7%

18.0

-16.7%

20.0%

3.0

欧盟及欧洲经济区总计

 

2097.7

 

100%

2231.8

-6.0%

13.4%

281.3


注:*代表正在考虑以法律措施对抗欧盟委员会的成员国。

资料来源:欧盟委员会

(三)第三阶段:

当前形势的发展,要求逐渐更加严格的排放上限。对于排放交易体系中的行业,排放的上限参照2010年的配额,预计每年递减1.74%。根据第二阶段的覆盖范围和配额(平均每年20.8亿EUA),这相当于到2013年欧盟范围的19.74亿EUA的配额到2020年减少到17.2亿EUA的配额。第三阶段的最终年度排放上限将会在2010年9月30日公布。

随着配额可以无限量地储存到第三阶段,因此,第三阶段拍卖的配额会有较大的增加。例如,部分成员国将可以选择对于现有的电厂在2013年达到至少30%拍卖直至实现2020年100%的拍卖(不适用行业中的新增排放实施)。而对于工业和其他行业有两种情况:(1) 对于没有参与全球竞争的工业,拍卖将会被逐步采用,以2013年适度的20%开始逐渐增加到2020年的70%(以期最终在2027年实现全面拍卖);(2.)对于那些参与全球竞争的行业,这组免费配额的总数会根据他们在第一阶段排量的历史份额所占的比例来设置,并且会根据在整个第三阶段的上限逐年按比例递减。⑤

EU ETS的“20-20-20”⑥一揽子计划在额外的项目产生的碳信用额允许量上,有了20%(近3亿吨CO2e)的增量。对于现有的排放设施,在EU ETS的第二和第三阶段中,项目产生的碳信用额的允许量合并起来,比第二阶段允许的CER和ERU量⑦或者第二阶段分配的一个具体百分比(不少于11%)都要高。对于新增排放设施和新的行业,在第三阶段允许的CER和ERU的量是不得少于每年4.5%的年度核实的排放量(航空工业为1.5%)。对于非排放交易体系的产业,项目产生的碳信用额可以按2005年排放水平的3%(承诺的三分之一)用于碳抵消。

三、欧盟排放交易体系(EU ETS)的特点

(一)高增长性、高波动性、高流动性

EU ETS作为全球碳市场的主导力量,具有高增长性;自2005年建立以来,其交易量逐年上升;同时,它的交易量和交易额都占了全球碳市场的绝大的份额;2008年EU ETS的交易量占全球主要碳市场的94%。

然而,EU ETS却是一个具有高度波动特点的市场。例如,在2008年EUA的交易价格的历史高价为28.73欧元,但到2009年2月12日其跌至7.96欧元,在7-8个月间其交易价格下跌幅度近75%,目前的现货交易价格为10-15欧元。相似的下跌趋势也发生在EUA的期货交易和二级CER交易中(见下页图3)。⑧

 2008年下半年,受到金融危机影响,交易活动受到重挫,在2009年初达到了谷底,这一时期,工业企业在紧缩的信贷环境中寻求流动性,排放量有所下降,需求降低,从而导致了EUA大幅跌价。

事实上,高波动性特点本身也说明EU ETS市场具有高流通性特征。因为配额的持有者通过EU ETS的期权市场,可以及时实现碳资产的流动性。从实际情况来看,2008年后期,期权市场不仅交易2009年12月的遵约EUA,也开始交易2010年12月的EUA。到2009年1月,买者对所有制造年份的期权都表示出明确的兴趣,包括2011年12月和2012年12月的期权。因此,EU ETS存在较高流动性,也就有可能导致市场的波动性较高.

(二)具有合乎理性的、功能性的市场作用

欧盟市场没有像一些新兴碳市场,如北美的区域性温室气体倡议(RGGI)和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温室气体减排体系(NSW GGAS)那样人为地设置限价和触发机制,或试图扭曲价格形成。

从EU ETS的实际运行来看,在第一阶段早期,它就作为一个较为完备的交易市场在运行,即通过设定排放上限,按规定免费发放给体系管辖的所有企业主体一定的配额,企业的实际排放量与分到的配额的差额可以在交易体系内进行买卖,以平衡排放总量。虽然由于市场参与者参与评估碳上限分配、电力需求、天气模式、以及煤和天然气价格的交互影响,高估了市场实际的短缺情况,从而导致了较高的碳价格(2006年初达到峰值31欧元)。但2005年核实的排放量数据发布后EUA市场随即出现下滑,这同样反映了市场的理性行为。

从EU ETS的运行效应来看,它主要作用是发挥一种功能性的引导,即通过一定的制度安排和市场机制的设计,来解决管辖区域内的环境问题。因为,当企业的内部减排成本高于外部成本时,那么通过外部市场实现减排目标就是更有效的。因此,欧盟排放交易体系是一个具有较强目的的功能性的市场,即实现欧盟的《京都议定书》承诺减排目标任务。

(三)具有市场约束力的环保绩效

EU ETS作为环境市场和遵守《京都议定书》的工具,在逐步达到其市场绩效。虽然在第一阶段对管辖范围内设施的温室气体的限定设置在一个广泛参与和接受的水平,但是它对排放量的减少还是起到一定的控制作用。随着以后EU ETS各阶段的实施,减排要求越来越严格,EU ETS作为环保工具的作用也会越来越突出。

碳点公司(2007)的调查显示,EU ETS成立后,2006年有65%的公司开始减排行动,而2005年只有15%的公司参与减排。在EU ETS第一阶段的早期,出现的较高的碳价格、人们对气候变化认识的加强、能源安全和居高不下的能源价格等,这些都促进减排措施的实施。另外,与京都机制的连接也促进了发展中国家的减排行动。随着EU ETS第二阶段的限制水平的提高以及第三阶段市场的公告更加明确,电力公司和企业有一段较长的时间规划它们在低领域的投资。随着限制逐步的加强,碳减排成为管理章程和战略格局中一个固定性的部分,并开始对长期的投资决定发挥作用。

四、欧盟排放交易体系(EU ETS)与京都机制对接的尝试与问题

为了更好实现减排要求,欧盟规定各成员国均可以通过《京都议定书》的其他灵活机制,以成本效率的方式完成减排目标。2004年11月13日欧盟发布的欧盟链接指令(EU Linking Directive)允许EU ETS所管辖的各设施从2005年起使用京都机制中的CDM产生的核证减排量(CER)和JI产生的减排单位(ERU)来抵消自己的减排量(EUA)。但是,由于EUA和CER间存在价差,EU ETS下的买家或套利者期望在CDM市场上购买CER,然而卖给EU ETS市场的需求方赚取可观的利润,这样一来CER价格将上升,EUA价格将下跌,两者最终将会趋于大致相同。可是我们至今还没有看到这两者之间价格的融合。

目前,CER引入到EU ETS的数量并不是太多,其原因主要在于:首先,CER期货合约比EUA期货合约面临更大的风险。因为EUA是政府管理,所以它没有项目风险、国家风险和京都议定书风险。而对于签发了的CER,则和EUA具有等价的风险。因此,CER能否获得联合国CDM执行理事会(EB)的确认,成为CER进入EU ETS的关键。其次,按时交付2005、2006或2007年制造的CER具有不确定性。因为项目的任何延迟或受管制的额外不确定性,都会导致交付时间的不确定性较高。第三,将CER转入EU ETS也是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考虑到遵约期之间的灵活性的影响。特别是,跨期存储配额的能力可以增加承诺的灵活性,并且减少市场波动。因此,跨期存储CER的能力也有助于降低EUA市场的波动性,只要有足够的交付周期以保证CER的交付数量,就可以为减排制定一个更为严格的上限。如果未来承诺期内排放上限具有更大的确定性,它将会发出一种信号,即欧盟的碳市场可以自由进入,还能够想发展中国家和经济转型国家的项目开发者提供关于未来可能需求的确定性和时机。

未来,CER在供给和需求方面会存在不确定性。在这种不确定的氛围中,可以预期的是,如果最不发达国家的项目获得基本的融资和从CDM管制过程中更快的通过,这种项目产生的CER将在2012年后的合约中占据主导。并继续保持对EU ETS市场的供给。实现EU ETS与京都机制对接的连续性。

 

五、对我国建立碳排放交易体系的借鉴意义

我国属于发展中国家,《京都议定书》中并没有规定发展中国家的强制减排义务,但是作为一个对人类福祉负有责任的大国,我国主动给自己提出减排任务,即在2020年我国单位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减低40%-45%。这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为此,借鉴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经验,运用市场的手段来解决环境问题是一条可行之路;即通过建立碳排放交易体系来控制我国的碳排放,改善我国的环境状况,同时也可以为参与未来的国际碳排放贸易做好准备。

笔者认为,EU ETS为我们提供了一下的借鉴:

首先,法律制度的构建。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法律框架主要由三个层面,即国际法、区域国际法和国内法。在国际法层面,欧盟排放交易体系通过与京都机制的链接完成各成员国将基于CDM项目和JI项目产生的碳信用(CER和ERU)引入EU ETS中使用和交易,以降低减排成本。在区域国际法层面,政策决定和法律过程构成区域规范体系。欧洲委员会在《气候变化——走向欧盟的后京都战略》提出建立一个欧盟减排交易体制的想法,《欧盟气候变化计划》将减排交易体制作为履行《京都议定书》义务可能的措施,《欧盟排放交易指令》给欧盟排放交易机制提供了法律基础,而《链接指令》则搭建了欧盟排放交易机制与京都机制以及其他国家的排放交易的桥梁。在国内法方面,国家分配方案(NAP)是欧盟排放交易体系运行的最基本的前提。因此,我国建立自己的碳交易体系,要有与自己相适应的法律制度体系。

其次,排放许可分配方面。欧盟是作为一个整体承担减排义务,但是国家所享受的权利和所承担的义务最终是需要落实的个人(包括法人)的身上。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就是按照相关的规定将排放许可分配到具体的实体。在许可分配方式上有两种:免费发放和拍卖。欧盟是根据不同的阶段采用不同的方式组合。同时,在排放许可分配上,欧盟也体现了集权与分权的结合。

最后,在公平与效率方面。在欧盟内部,各成员国分享同一个市场体系,在这个市场体系中资本和商品可以自由流通并促进不同成员国企业之间的竞争。因此公平和效率的问题一直是各个成员国都非常关心的。每一个成员国都有权决定分配给可交易部门乃至每个产业和每个排放实体的许可数额,公平和效率的问题就必须要考虑。尽管分配给排放实体的许可一般而言对该实体的生产和成本没有明显的影响,但是许可却能影响该实体的资金流动,包括向资本市场融资的需要。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在处理公平和效率时,也是在不断地完善和改进。处理好两者的关系有利于交易体系的健康、良性发展。

                   

注释:

①二氧化碳当量:用于指示《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六种温室气体中任意一种的全球升温潜能值的通用测量单位。

②国家分配方案(NAP)是指由欧盟成员国共同设立,欧盟委员会审查的一份文件,具体列出EU ETS下的排放设施名录和他们的完全排放上限,可以使用的核证减排量(CER)减排单位(ERU),以及其他特点,如新增排放设施储备额的规模、现有排放设施的处理或分配的过程(免费分配或拍卖)。

③保加尼亚和罗马尼亚在2007年加入该体系,挪威打算在第二阶段加入该体系。

④这一规定导致2007年承诺期以后第一阶段EUA变得一文不值。

⑤参与全球竞争的行业和子行业的名单将会在2009年12月31日确定,该名单是基于由于碳管制和开放程度不同而导致生产成本的增加的评估而定。对于参与国际竞争的排放设施将会在2010年6月30日进行深入的评估,并且会根据需要提出额外的措施来保护这些行业。

⑥即到2020年欧盟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20%,将可再生能源在欧洲电网总能源消费中的比例提高20%。

⑦第二阶段平均补充性上限是配额的13.4%,或者大约每年2.8亿吨CO2e。

⑧波动的一年后,许多因素可以解释最近的EUA抬升。就像在石油市场和股票市场,一些分析师相信他们是经济增长复苏的市场感觉的指示者。碳配额的价格典型地表现出对体系中供求差距十分敏感。供求差距受目标的决心、配额的分配、经济增长率、天气条件、燃料价格差异、减排的水平、体系的灵活性和碳抵消额的可用性与成本。

 

参考文献:

[1]EEA. Environmental Taxes-Implementation and En-vironmental Effectiveness[G]. http://reports.eea.e-uropa.eu/ 92-9167-000-6/en/gt.pdf.

[2]European Commission. Environmental Taxes and C-harges in the Single Market, Communication from the Co-mmission[G]. http://aei.pitt.edu/4785.

[3]EEA. Environmental Effectiveness. http://reports.eea. europa.eu/92-9167-052-9.

[4]European Commission.2000.Green Paper on GHG Emissions Trading [G]. http://ec.europa.eu/env-ironment/doc-um/0087_en.htm.

[5]C. Kettner, A. K?ppl, S. P. Schleicher and G. Thenius (2007). “Stringency and Distribution in the EU Emis-sionsTrading Scheme-The 2005 Evidence”, Working Paper #2007.22, Fondazione Eni Enrico Mattei: Milano。

[6]Emission Trading System(EU ETS)[EB/OL].[2009-12-20].http://ec.europa.eu/environ-ment/climat/emission/index_en.htm.

[7]刘兰翠,甘霖,曹东,蒋洪强.世界主要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分析与启示[J].中外能源,2009,9.

[8]索尼亚·拉巴特,罗德尼·怀特著,王震,王宇等译.碳金融——解决气候变化的金融方法[M].北京:石油工业出版社,2009.

[9]周剑,何建坤.欧盟期货变化政策及其经济影响[J].现代国际关系,2009,2.

[10]世界银行编,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译. 世界碳市场发展状况与趋势分析[M].北京:石油工业出版社,2010.

 

 

 

 

 

 

 

 




Addressing Global Climate Change: The EU’s Mechanism
——GHG Emission Trading System

Yang Zhi, Chen Jun

(Climate Change and Low Carbon Economy Research Insititute, School of Economics,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Beijing 100872, China)

Abstract:The European Union as the representative of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has been to address climate change and is one of the major driving forces. In order to achieve the "Kyoto Protocol" commitment to emission reduction targets, EU’s member states actively built a regional inter-country emissions trading system. However, the EU's emission trading system is also gone through a process of development and its implementation is phased in progress. At the same time, the EU emissions trading system also has its own special features, such as high growth, high liquidity and high volatility, as well as function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role of markets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lso, it can link with the Kyoto Mechanisms in order to help the EU to achieve emission reduction targets better.

Key Words: addressing climate change; EU ETS; Kyoto Mechanism

作者简介:杨志(1952- ),女,天津人,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军(1975- ),男,江西永新县人,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

本成果受到中国人民大学“985”工程“中国经济研究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的支持。

 

  评论这张
 
阅读(17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