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志 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风险资本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中宣部马克思主义理论工程专家,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常务理事、副总干事,全国综合大学《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基本建设优化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生态经济学会生态经济教育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理事,中关村数字视频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副理事长,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绿色经济与生产方式全球性转变  

2010-10-18 11:16:27|  分类: 绿色经济与节能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刍议基于“资本·网络·绿色”框架的新经济

杨志  王梦友

(中国人民大学 经济学院,北京 100872)

发表于《经济学家》2010年第8期

 

摘要:绿色经济本质上是“以人为本”、以生命为本,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和谐对话为前提,在生态文明框架中方可实现的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形态。在现实中,绿色经济的兴起源于与其说源于“绿色新政”,不如说源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本文从分析绿色本质入手,揭示造成绿色危机的真正原因不在于工业化而在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本文认为,支撑绿色经济发展的现实基础是绿色生产方式,并从谁在生产、为谁生产,生产什么、如何生产等不同视角阐发了绿色生产方式及其运行方式的形态与特征,指出它潜在于当代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之中,由此得出当代具有混合经济性质的生产方式正处在全球性转变之中。

关键词:绿色;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绿色经济;绿色资本;绿色网络

 

一、绿色的本质与绿色危机的原因

(一)绿色与地球·生物圈·生命之间内在联系

如果说“蓝色”是地球的特征,那么“绿色”就是地球的本质。因为蓝色代表构成地球的表层系统气圈和水圈,绿色则代表由气圈、水圈和岩石圈(“黄色”)数十亿年运动而后演化出来的生物圈,而恰恰是生物圈的存在,才使地球成为宇宙中迄今为止惟一有鲜活生命体存在的星球。换句话说,在地球46亿年演化过程中,因为绿色,才使人类有了赖以产生、生存、成长、发展、享乐的摇篮。所以,绿色不仅代表与生命体演化密切相关的生态环境,而且代表有机体或生命体本身。但是,曾几何时,曾为何事,(某些)人类的行为,不仅把我们的地球变得不再湛蓝,而且,还将其折腾得不再碧绿。

面对绿色惨遭践踏,科学家和地球卫士纷纷起来斗争。20世纪30年代末-50年代初,地球化学家维尔纳茨基创立了“生物圈”与“活物质”[1]理论,[1]揭示了绿色与地球间的本质关系,阐释了活物质是地球形成机制以及改变地球地质力量的科学依据。60年代《寂静的春天》、《地球像一艘宇宙飞船》吹响了绿色革命的号角。70年代《增长的极限》、《仅有一个地球》发出了对“一个小小星球关怀和爱护”的集结号。80年代《熵:一种新的世界观》、《新发展观》、《我们共同的未来——从一个地球到一个世界》则警示人类,必须改变发展观,必须走可持续发展道路。

然而,无论是地球卫士、绿色捍卫者的披肝沥胆,还是可持续发展道路倡导者的苦口婆心,都没有阻挡住半点对地球母亲的敲骨吸髓和肆无忌惮的破坏。进入21世纪以来,在信息化、网络化等高新科技革命的推动下,工业化活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拓展,这不仅加速了以资源短缺、环境污染、生态失衡为特征的经济社会的环境危机,而且带来了以生物多样化消失为特征的生物圈缩减、水圈污染、岩石圈崩塌、大气圈变暖为特征的自然系统的环境危机。现在,冰山融化、海啸肆虐、洪水泛滥、森林锐减、草原荒漠化、野生动植物灭绝已成为仅凭经验就能感知的事实,毋宁质疑,绿色已经和正在失去其存在的根基。

(二)绿色被疯狂践踏的原因

人们普遍认为是“工业革命”以及“工业化过程”是绿色被践踏的原因,因为工业革命给了人类以征服自然的力量、工业化活动产生巨大的温室效应。但是笔者不是很认同这样的观点。因为“践踏”作为一种力量和活动,源自“践踏者”能量系统和观念体系,所以,后者才是“绿色”被践踏的真正原因。现在的问题是:究竟谁是工业革命的策划者、发动者?谁又是工业化施动者?他们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笔者认为,前者是资产阶级及其生产方式的采用者,后者是资产阶级及其学习者;他们发动工业革命施动工业化的动机和目的都是为了资本的“价值增殖”或资本的高额收益(利润),因此,资产阶级及其生产方式的运行才是绿色被践踏的始作俑者。

资产阶级借助以“资本”为主体、为主导、为主题的生产方式实现自己的动机和目的。生产方式是满足人类生存、生活、发展、享乐之需要的社会形式,具有自然与社会、技术与经济的二重性;作为社会的经济基础,它决定生产什么(多少)、如何生产、为谁生产的问题。资本是复杂的社会有机体,从本质上看,它是一种以雇佣劳动为基础的生产关系;从特征上看,它是一种能够增殖的价值、要求连续性与超越性的增殖运动、要求按照均等性和增殖效率来分配利润和超额利润的社会权力;从现象上看,它有足以令人眼花的具体形态;在操作上,它奉行“利己主义”、“投机主义”,追求成本最小或收益最大,在博弈中才按照市场、法律、信用规则来进行资本运作。

回眸历史,我们发现,资产阶级自17世纪中叶登上历史舞台之后,为了快速实现资本增殖,他们在18世纪中叶发动了工业革命,由此开启了以大量消耗化石能源为动力以及地球环境被污染的时代。据美国橡树岭实验室研究报告:自1750年工业革命至今,全球累计排放了1万多亿吨二氧化碳。[2]另外,“整个20世纪,人类消耗了1420亿吨石油、2650亿吨煤、380亿吨铁、7.6亿吨铝、4.8亿吨铜。占世界人口15%的工业发达国家,消费了世界56%的石油和60%以上的天然气、50%以上的重要矿产资源”[3]正是这些工业化活动,一方面破坏了地球的大气圈造成了“蓝色危机”,另一方面由此引发了酸雨、荒漠化、生物多样化的消失造成了生物圈的“绿色危机”。

 

二、绿色经济的兴起与绿色新政的推动

(一)“绿色经济”起缘于市场之外,兴起于金融危机之时

一般认为,1962年美国女学者蕾切丝·卡尔逊拉开了“绿色革命”的序幕,经过近30年的奋斗,“绿色革命”成为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委员会提出可持续发展战略的社会基础。在这样背景下,1989年英国经济学家皮尔斯提出《绿色经济蓝皮书》,由此开启了“绿色”经济领域的时代。进入21世纪后,伴随着全球性环境与发展问题日渐严峻,发展绿色经济便受到世界各国的瞩目。在绿色经济框架中,生产动机和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资本增殖或GDP的增长,而是为了人类福祉;生产手段不仅仅是市场,而是突破市场机制又将其包括在内的混合机制;而生产出来的商品都是绿色产品。

显然,绿色经济在本质上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尽相同。因此,在其出现之初,作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之典型代表——美国不仅对其无视而且极力倡导“华盛顿共识”以抵消其影响。众所周知,“华盛顿共识”是新自由主义在全球推行美国金融霸权主义的意识形态,其要害就在于借助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职能,把全世界所有的资源,包括人力、经济、社会、文化、自然之资源统统集结于美国金融霸权资本麾下并任其配置,以巩固美国在全世界充当“全能宙斯”的角色。然而,正像地球本质是多样性生命的集合体一样,世界的本质是多元化社会形态的统一。2008年发端于美国、以海啸般速度蔓延于全世界的金融危机打碎美国一统天下的梦。

毫无疑问,深受金融、能源、粮食、气候、制度、道德、信仰等危机冲击的全球经济,迫切需要找到未来经济增长的动力和未来经济发展的方向。而“绿色经济”正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所说,对发明和创新正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其规模之大,可能是自工业革命以来所罕见的。英国经济学家尼古拉斯·斯特恩也指出:“让我们找到一条绿色发展之路,从这场经济萧条中走出来吧,这条路既能使我们的地球减少生态危险,又能促使新投资产生作用,从而为大家创造一种更加安全清洁、更有吸引力的经济。”甚至在世界金融界(曾)负盛名的投资公司高盛做出如下判断:对于可持续性发展来说,绿色经济应该是使美国和世界重新变得美好的复兴之路。[4]27

(二)绿色新政是绿色经济的主要推手

面对充满复杂性的危机,新上任的奥巴马政府采取了与往届政府很不相同的政策。他积极支持重要国策咨询机构——美国进步中心提出的“绿色经济复兴计划”,并将该计划视为政府“绿色新政”以及“绿色经济一揽子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预计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向清洁能源领域注资1000亿美元,并为社会创造200万个“绿领”就业机会。全世界对这个与美国政府7000亿注资救市相比并不算大的计划给予极大关注,因为它意味着美国开始涉足绿色经济并将其作为走出危机的战略选择,这将在世界经济领域中掀起一场推进“绿色经济”发展的浪潮。应该说,作为世界上最发达国家的美国,它的行动对世界未来经济发展走向影响巨大。

2008年10月,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起“全球绿色新政及绿色经济计划”,旨在借助世界各国构建“绿色化”制度,来缓解全球系统性危机,创造绿色工作机会,复苏和升级世界经济,并借此来推动世界绿色产业革命。2009年,在哥本哈根会议召开前后,世界各国纷纷将本国的经济发展目标确定为“低碳”和“绿色”。欧盟宣布2013年之前投资1050亿欧元支持发展绿色经济,促进就业和复苏。日本宣布争取在2015年前把绿色经济规模扩大至100万亿日元。韩国计划未来4年内在绿色经济领域投资50万亿韩元。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也提出绿色投资计划,用自己坚实的行动发展低碳经济和绿色经济。 

上述事实表明,无论是联合国还是世界各国政府提出的绿色新政,意味着全世界在观念、文化、政治、政府层面已经取得了一个共识,即绿色经济既是应对和化解当前全球系统性危机的惟一出路,也是导引和构建未来世界经济走可持续发展道路的难得契机。然而,什么是绿色经济,它与低碳经济、循环经济是什么关系,发展绿色经济需要怎样的条件,以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如何进行合作等问题上,还存在着许多分歧。这些分歧,使世界各国很难在推进绿色经济问题上进行实效的合作。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会议 “无果而终”就是例证。

 

三、绿色经济的本质及其内在矛盾

(一)绿色经济的形态与特征

绿色经济作为以“绿色”为标志的经济活动,是以新能源为代表的低碳技术与低碳产业、以有利于人的健康为代表的绿色产品和绿色贸易、以绿色投资为代表的新金融和绿色网络等的统称。像所有经济活动一样,它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有不同的形态,因而具有多样性。在美国,新能源技术及其在全球特别是对中国的贸易是绿色经济的核心内容,并以此重构其国内制造业和就业体系。欧洲和日本则把一切与人的健康和环保相关的产业当作绿色经济,并强调通过发展“知识”和“创新”为基础的智能经济来推动它的发展。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把绿色经济看作同低碳经济一样的新经济,强调可持续发展的“绿色”不是增长的负担,而是发展的引擎。

从比较的视域看,绿色经济是具有复杂特性的经济形态。所谓复杂,按照米歇尔·沃尔德普罗[2]的观点,是那种发生在“秩序与混沌之边缘”的状态,是一种既具有“亦此亦彼”又具有“非此非彼"”、既具有“确定性”同时又具有“不确定性”的过程。绿色经济正是具有这样特性的经济形态。从秩序、现在、危机的视角看,它是以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绿色创新”为“利润增长点”的经济增长方式;从混沌、未来、重构的角度看,它似乎又是主要以全球跨国之间的价值认同和国际契约为导向、以可持续发展的微观经济组织为基础、以人类“共同福祉”为目标、具有“新质”的经济发展方式。

绿色经济的复杂性决定它还具有“或然性”特征。它既可以被当作带动新一轮经济增长的“创新点”,又可以被当做诱发新经济发展的“始基因素”。众所周知,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都是经济进步的表现形式,但前者是原有生产方式基础上“量的”进步,后者是旧有生产方式发生革命基础上的“质变”。从选择的角度看,经济增长方式的创新常有发生;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却很少进行,因为那些能诱发生产方式质变的“始基因素”可遇不可求;迄今为止,只有那些诱发了18世纪中叶、19世纪中后叶、20世纪70年代三次划时代的产业革命的革命因素,才能被称为是具有培育或诱发生产方式全球性革命的“始基因素”。

(二)绿色经济的本质及内含的矛盾

“始基因素”是将一事物与它事物区别开来并决定其独特性质的本质因素。作为构成某一事物的最原始、最基本的因素,它往往从存在到演化、从混沌到有序的过程中,被复杂性与或然性所淹没。从这个意义上看,绿色经济本质上是以生态环境容量和自然资源承载力为约束条件、以保持生物多样化为基础、以人类福祉为本、以人类代际可持续发展为目的的经济形态。

从经济活动的历史形态上看,绿色经济本质上属于“后工业”、“后市场”、“后资本主义”的生态文明框架下的经济形态。如前所述,“绿色”表征的是生命和生态,而不是价值和资本增殖。“后工业”代表知识、资源、环境,而不是物质、高碳、污染。“后市场”表明网络组织替代市场、市场关系外溢并自组织为网络、经济网络与社会网络边界模糊并已相互嵌入,而不是市场关系一统天下、市场机制无处不灵、价值规律放之四海而皆准。“后资本主义”则意味着知识已成为智慧圈中的活物质(活劳动)并成为经济社会活动中资源配置以及生产流通分配的主体、以人为本已成为经济社会活动的主题,而追求资本增殖及其高额利润再也不是天经地义“真理”。

综上所述,绿色经济在本质上同当代已经全球化的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经济是相互矛盾的。前者是为生态文明框架中的全人类福祉(well-being)而生产,后者是为市场经济框架中的货币持有者的金钱偏好和资本主义框架中的资本所有者的增殖欲而生产。前者生产出来的是能够满足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单位、每个社区绿色需求的绿色产品,其中包括自然、社会、经济、人文等可持续发展的环境,而后者生产出来则是GDP增长或过剩的产品、过剩的人口、过剩的资本、过剩的垃圾。显然,如上所述,造成绿色经济与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相矛盾的是它以“绿色”为特征的“始基因素”。而正是这些始基因素成为引发当代生产方式发生全球性转变的“新质”。

 

四、绿色资本的产生与绿色网络的形成

     (一)资本的自我扬弃与新形态资本的出现

在市场经济或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资本在形态上具有二重性:一方面,它具有价值形态,当然是那种能够增殖的价值形态;另一方面,它具有各种具体形态,诸如货币、物质资料、土地(包括矿山资源等)等形态。在各种形态的资本中,货币资本具有至高无上的社会权力,因为它具有直接发动生产、配置资源、获取收益的社会功能。货币资本的社会权力或功能是“货币权力”转化而来的;所谓货币权力就是货币在市场经济中作为价值尺度、流通手段、贮藏手段、支付手段、世界货币,总之作为一般等价物而具有的那些能够与千姿百态之商品相交换的功能。因此,在市场经济或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谁拥有货币资本,谁就拥有社会权力并由此获得相应的资本收益。

但自绿色经济介入市场经济之后——不管人们在理论上如何定义它的形态、特征和本质及其同当代市场和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之间的矛盾——它在现实生活中便顽强地按照自己本性、以多样性的方式演化着资本、改造着资本。例如,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它一般都作为新一轮经济增长“创新点”,以绿色创意、绿色设计、绿色计划、绿色组织、绿色配置、绿色行动、绿色融资、绿色投资等的方式,在物质资本、土地资本、技术资本、人力资本中渗透并实现其绿色本性。于是,在绿色与市场“混合”运行的生产方式中,便出现了明显不同于传统资本形态——即具有自我扬弃性状的新资本形态:人力资本、生态资本、社会资本。

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不仅强调人作为“活物质”使其价值增殖,而且强调人作为“生命体”的健康、智识、技艺以及想法(idea)和动机(motivation)都是具有增殖能力的资本。生态资本(ecological capital)亦称自然资本(natural capital),它突破市场界限把整个环境和生态系统都作为具有增殖价值的资本。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 SC),或社会组织资本(social and organization capital, SOC)是最能反映绿色经济本质的资本,指的是包括社区、商业团体、工会乃至国家法律、政治组织,国际环保条约等社会组织。

(二)市场的自我演化与绿色网络快速的崛起

以社会组织资本为代表的绿色资本运动,像其他资本运动一样也发生在市场中,即发生在由买者与卖者、供给者与需求者、生产者与消费者的交换关系和生产关系构成的类似“物理场”的网络中。就市场关系网络而言,它在20世纪末叶因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的出现而发生重大变化:一方面,运行速度大大加快,由此资本增值便成为可即时实现的运动;另一方面,物理空间被大大突破,由此资本增殖足迹便可深入到社会生活和自然生态各个角落。然而,绿色经济和绿色资本的出现,不仅使市场网络发生“形变”而且使之发生“性变”。因为绿色经济使市场网络充满绿色,绿色资本使绿色的企业与用户形成绿色网络。

如果说绿色经济在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发展中国家是产业升级、经济结构转型的“推手”,那么绿色网络就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绿色资本和绿色技术转移的渠道。然而,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如果没有绿色网络也就不会有绿色资本和绿色技术的转移,从而也不会发展中国家从而全世界绿色经济的快速发展。因此,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国家都非常重视对绿色网络的构建。绿色网络的使命是用“绿色”来促进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其与之相适应的生产、交换、分配、消费关系的转变。而这种转变本身内含着作为这些关系终端的每一个企业、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单位、每一个人的行为方式、思维方式和观念体系的转变。

从实际情况来看,当前全世界都在奋力推进的智能网络就是能够涵盖上述内容的绿色网络。首先,它是一个以高效能源、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为统一能源,集发电、输电、储电、变电、配电、用电为一体的低碳电力网络系统。第二,它是一个以保证每个“终端”(“发电点”或“用电点”)的安全性、自主性、互动性、便捷性为最终目标,以“电流”、“信息流”、“资金流”的自动化、数字化、可计价与可查询为特征的人性化电网系统。第三,它是一个以超导材料为骨干网架、区域电网、地方网络和分布式微型电网,并具有自愈性的可循环电力网络。例如在欧洲,智能网络既可把来自北非的太阳能、和来自北海的风电能输送到每一网络终端,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

 

五、 生产方式全球性转变正在进行中

 (一)生产方式变革与人类经济形态的演进

  智能电网,无论从生产方式的哪个层面来看,都不仅是绿色能源、绿色网络、绿色经济的典型,而且是当代生产方式发生全球性转变的样板。作为绿色的典型,智能电网把可再生能源作为经济发展的内在要素,把实现以人为本的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作为经济发展的目标,把经济活动过程和结果的“绿色化”、生态化作为经济发展的主要内容和途径。作为生产方式全球性转变的样板,智能电网代表的生产方式变革,不仅发生在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而且也发生在俄罗斯、印度、巴西、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国家。这个事实本身意味着生产方式全球性变革已经发生并在进行中。

  从历史变迁的视角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社会财富,表现为庞大的商品堆积。由于这些商品既是价值的承担者也是资本价值增殖的表现形式,所以这些商品的有用性,被限制在价值之中或资本价值增殖之中。在价值特别是价值增值的驱动下,一方面厂商拼命追逐一切生产要素效用最大化,并努力提高效率争取生产更多的产品占有市场,结果造成产品过剩、人口过剩和资本过剩;另一方面生产者拼命占有自然资源,以达到控制市场原材料供给,降低自身生产成本,其结果便造成资源短缺、环境污染、生态空间变小、地球生病;同时还要爆发以“生产相对过剩”(即总需求不足)为特征的全球性系统危机。

生产方式作为支撑经济结构的现实基础,它的变革是推动经济结构变迁或经济形态演进的决定性因素。而以智能电网为代表的绿色生产方式作为人类经济形态发展的新方向,对于发达国家来说,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很发达的国家来说,一方面是其走出危机的新出路,另一方面也是其后经济危机时代发展的新基础。当然,这种基础支撑的不是GDP的增长和资本价值增殖之主题,而是绿色即人类福祉之主题。由此,这种绿色生产方式或绿色经济,实际上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由自主地进行自我扬弃的表现形式。这种绿色生产方式,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上尚不发达的国家来说,则是一次难得的与自身生产方式革命或跨越相关的历史机遇。

     (二)生产方式全球性变革与当代可操作的经济运行方式

经济学的常识告诉我们,任何一种生产方式都有与之相适应的经济运行方式,例如,市场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实现资本增殖、资本运动、资本权力的经济运行方式,因此,在一般情况下,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同义语。然而,凡事均有例外,二战以后,许多曾作为资本主义殖民地的国家,由于种种原因选择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来发展本国的经济;另一方面,中国作为一个处在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国家,在改革开放后也选择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运行方式。因此,到20世纪后二十年,市场作为一个运动载体,承载的已经不仅仅是资本主义而是具有多种主义的混合经济了。更重要的是在经历各种变革和创新之后,其自身也发生了革命性变革。

首先,信息化、数字化、互联网技术使以往彼此分离的市场在技术上成为能够相互连接的一体化的市场网络;以经济全球化、市场一体化为主流的价值取向,使世界各地各具特色的市场体系成为在制度和规则方面能够对接的统一市场体系。由此,市场的地理边界已经扩展到地球的各个角落,各种非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已经嵌入市场经济运行方式之中。当然,由于发达国家一直在市场的制度安排、游戏规则方面占有霸权地位,因此市场的经济内涵不仅没有扩大还相对缩小了,于是它在承载不断增加的相对的过剩产品、过剩人口、过剩资本的同时,还承载不断增加的生产废弃物、生活垃圾和各种污染物。然而,这不是市场作为经济运行方式的问题,而是资本本身的问题。

其次,在市场已变形为全球经济运行网络的背景下,市场经济的微观基础也在发生变化。它不再是可以孤零存在的企业,而是由企业(点)、产业链(链路)、中心企业(节点)构成的企业群落(网络)。当前,这种企业群落有两种形态:一种是在分工协作的基础上形成的以中小企业为主的企业间动态网络,另一种是以大企业为主的规模型生产网络,由于同是网络它们还具有相互嵌入的可行性。显然,具有同样属性的绿色网络,一旦嵌入这些企业群落之中,不仅可以立即与之交融而且还会使其演化为同时具有自然与经济二重属性的共生网络系统。而绿色生产方式与绿色经济运行方式的和谐协调发展,则现实地表明当代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正处在革命转变中。

 

参考文献:

[1]维尔纳茨基,活物质[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9.

[2]解振华,国务院关于应对气候变化工作情况的报告[N],中国气象报社, 2009-08-31.

[3]国家环保局副局长潘岳,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N],人民日报海外版(第2版),2004-01-16.

[4]威廉姆﹒布伦特,美国经济,沿着绿色之路走向复兴?[J],世界环境,2008.(6):27.


 

基金项目:本文受到2009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批准号09YJA790193)和中国人民大学“985”工程“中国经济研究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资助

[1] “活物质”是苏联生物地球化学家维尔纳茨基在20世纪30年代创立的理论,这个理论日后被其发展成为生物圈理论。活物质是地球上无数有机体总和。活物质,作为一种物质,是以有机体的重量、化学成分、能量、空间特征等方式表现出来的物质;而活物质的“活性”,则是通过所有单个有机体的协同作用创造了地球生物圈得以表现的。

[2] 米歇尔·沃尔德普罗是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基本粒子物理学博士,曾担任《科学》杂志的高级撰稿人十年,并在很长时间中担任这个杂志的特约撰稿人。

 


 

  评论这张
 
阅读(16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