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志 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风险资本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中宣部马克思主义理论工程专家,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常务理事、副总干事,全国综合大学《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基本建设优化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生态经济学会生态经济教育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理事,中关村数字视频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副理事长,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  

2011-09-30 18:05:02|  分类: 朋友们的沟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

在全国人民喜迎祖国62周年生日的前夕,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经过近两个多月的“闭关”——修改我和王岩教授已经撰写好的《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五、六、七、八卷的《导读》工作国庆节后就可以交给出版社了。这意味着我“出关”了!我可以参加10月2日晚上由你们的第一个外籍学弟康斯坦丁—周游主持的“世界青年低碳经济论坛”的筹备会了!我也可以参加我们课题组在10月4日召开的关于《中国低碳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2》和《中国生态文明发展报告2011》以及到德州调研的启动会了。

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 - 杨志 - 杨志 的博客
        2008年12月在清华大学大礼堂为二千多名本科生宣讲《资本论》 
 

然而,此时此刻,我更想与你们分享的是,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所作的工作以及从中获得的那种难以言喻的收获。我所作的工作是根据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大家庄福龄教授、吴易风教授,还有梁树发教授的意见,对我和王岩教授已写好的《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五、六、七、八卷的《导读》进行修改并最后定稿。《文集》五、六、七、八卷是《资本论》一、二、三卷及其三个《手稿选编》。其总字数为306.2万字,时间跨度从1843年到1895年,内容涉及马克思主义所涵括的所有内容,对其冠以博大精深恰如其分。

虽然我和王岩教授都在高校学习、研究、教授《资本论》数十年,但面对《资本论》及其手稿,感到的依然是知识储备方面的捉襟见肘、逻辑再现能力上力不从心、理论叙事上的单调乏味,况且用不到1/6的篇幅即不到50万字的篇幅,导读作为无论是作为“千年伟人”的传世之作,还是作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理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绝对不是一件随便可以着手、随时就可以进入角色的事儿。因此,我的工作与其说是“修改”或“定稿”,还不如说是又一次地长途跋涉、又一次地艰难攀爬……

正是在这种似乎是遥遥无期的长途跋涉中,我与马克思恩格斯“超时空”地相遇了!我同他们攀谈并讨论起来:人类从何而来向何而去?社会在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交错运动的关系体系中具有怎样的位置和作用?资本为什么不是简单的“物”而是最为复杂的社会生产方式?在科学社会主义体系中“以人为本”独特内涵是什么?为什么“古老的、陈旧的生产方式以及伴随着它们的过时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还在苟延残喘”?为什么要把社会主义社会“看成是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

我的眼前一亮出现了电影《建党伟业》那些镜头,我的耳边响起了毛主席的话: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从此,中国革命的面貌就为之一新了。正如胡锦涛总书记今年七一讲话中所说的:“1921年,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进程中,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从此,中国革命有了正确前进的方向,中国人民有了强大精神力量,中国命运有了光明的前景。”90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不算长啊,但是我们中国却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确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开创、坚持,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无论从哪个方面说,我都是这90年历史中的年青人。我是一路唱着“东方红”、“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社会主义好”、“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春天的故事”、“我们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走进新时代”的“红歌”成长起来的。虽然,我和你们有许多相同之处,例如,我们都非常关注发展、特别是科学发展问题,因此,我们都非常重视气候变化给人类未来发展带来的危害。但是,我与你们也有不少区别,例如,我就非常注重马克思主义对科学发展的引领,中国共产党对历史发展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对和谐发展的保证。

我经常和你们强调,没有科学世界观就没有科学探索的宽广眼界,没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的浴血奋战、感天动地、改革开放的革命历史,也同样没有今天科学发展的历史基础和崭新局面。你们知道的,我非常反感在科学研究中那些排斥马克思主义的所谓“创新”;我更非常反对在国际交流中那种“去社会主义”、“去中国特色”的所谓与国际接轨。我作为一个在交流中“半哑半聋”的“残疾人”但却在国际交往中非常受欢迎的经验表明:在国际交流中,越具中国特色的越受重视,越理直气壮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越赢得尊重。

然而,我亲爱的同学们,你们中间的很多人包括一些共产党员对这些却不以为然。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前两天晚上,我作为国际学院党委副书记同2009级三名法学硕士生进行入党前的最后一个程序的考察谈话。我详细看过(应该说研究过)学院党委办公室送来的材料后,发现这些材料准备的很全面也非常合乎标准,但就是在政治上缺乏青年知识分子的个性特色。换句话说,这三个申请人的材料与普通工人农民的入党申请书放在一起,除了学历一栏之外,没有任何区别。

我决定提三个问题与他们交流,以考察他们自己要加入的中国共产党到底有怎样的认识?我提出问题是:(1)如何理解当前背景下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2)是否考虑过在未来30年—50年中如何保持共产党员的政治信仰和信念问题?(3)是否考虑过在全球化背景下,在我们这样一个有十几亿人口的发展大国中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如何建党,实现怎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等一系列重大问题。请注意:我并没有指出这第三个问题是胡锦涛总书记在建党90周年七一讲话时提出来的。

这三位同学的回答不好评价。但有一位同学却反问我:“您不觉得您提出的问题很虚吗?它有实际价值吗?共产党员就是学习好,成绩好,为同学服务好,同学们关系好,政治信念和政治信仰不好证明啊!所以没有意义啊!”……我很震惊……我想起了我党早期牺牲的方志敏烈士,他在寄语“可爱的中国”中说:“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因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亲爱的同学们啊!中国共产党之所以有力量领导中国人民开天辟地就是因为我们党有信仰有信念啊!同学们,你们要牢记啊!明见面谈吧!

  评论这张
 
阅读(5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